头部     
底部
  • 政务微信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海丰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 走进海丰 > 人文海丰
分享到:
陈其尤
  • 2010-02-26 16:28
  • 来源: 本站信息
  • 发布机构: 海丰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 【字体:    

    生平简介:陈其尤,1892年生,广东海丰县人。1911年在广州参加同盟会的活动。辛亥革命后到日本留学,回国后在北方政府财政部任职。1917年后,任粤军总司令部机要秘书。1931年加入中国致公党。抗战期间,任国民党政府驻香港特派员,后被囚于贵州息烽集中营。1941年获释后移居重庆。1947年,积极主张致公党加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并被选为致公党中央副主席。1949年9月,作为致公党首席代表,出席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
  5月中旬,绵绵细雨洗去了炎炎酷暑。记者来到海丰县东芴里,七拐八弯穿过窄窄小巷,来到一排幽旧的平房。可能没有多少人会知道,这里就是著名爱国民主人士、中国致公党领导人之一陈其尤先生的故居。
  族人打开一旁侧门,里面倒给人别有洞天的感觉。宽敞明亮的小天井、庄严肃穆的陈氏祠堂,以及建筑考究的祖屋,让人置身其中,依旧可以感受到百年前陈氏名门大户的气息。
  求学广州接触革命思想
  陈其尤出生的年代,正是鸦片战争后西方列强不断入侵,中国丧权失地的年代。位于东南沿海的海丰,许多民众为谋求活路,纷纷背井离乡漂洋过海。少年时代的陈其尤,一方面亲身感受到帝国主义的压迫,另一方面也受到西方思想文化的影响。
  已故的著名社会活动家、中国致公党领导人黄鼎臣曾在文章中回忆道,陈其尤和他大哥同在海丰县高等小学学习,学校是一所新式学校,学制四年,分甲乙丙丁四个班。陈其尤是学校第一届甲班的学生,因勤奋甚得老师赏识。
  陈其尤自小胸怀大志,心系天下。他在《自传》中曾写道:“先烈邹容的《革命军》读后感奋,几不能忍,即决出外求学,并寻找机会参加革命工作。”
“1908年,17岁的陈其尤来到广州博济医学堂学习。在这里,他首次接触到革命党人,并受影响开始大量阅读介绍新思想、新文化的书刊。”致公党广东省海丰县委员会的陈大代说,在中山先生“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思想的影响下,陈其尤的人生观、世界观发生了质的变化,由此开始自觉地投身到推翻封建王朝的时代大潮中。
  秘密筹备参加广州起义
  1911年,年仅20岁的陈其尤加入了同盟会。对陈其尤有着专门研究的近代史专家、江苏省委党校教授王培智说,陈其尤虽然加入同盟会的时间较短,但他富有革命勇气,具有不怕牺牲的精神,从而赢得同盟会领导的信任,承担“实际秘密工作”。
  王培智说,此时的广州正处于反清革命的关键时期,广州新军起义失败后,孙中山积极筹备再次在广州发动起义。起义的筹备机关——“统筹部”为了起义的成功,在广州设立了40余处秘密机关。陈其尤在《自传》记述到,“奉派驻旗下街牛排巷,主持秘密机关,此机关是预备在起义时放火相应之用的。”
  就在起义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之时,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温生才刺死清署理广州将军孚琦。王培智说,温生才是南洋的革命党人,专程回广州参加起义,独自决定在起义前刺杀专与革命党为敌的孚琦。
  “因孚琦被刺死,清朝广东当局十分恐慌,派出军警四处查拿革命党人。陈其尤‘因无眷属,被逐出旗下街。’这时广州的革命形势复杂多变,非常紧张。‘统筹部’决定1911年4月27日(农历三月二十九日)起义。”
  陈其尤“再奉指派主持总督署旁边莲塘街一机关,准备进攻督署”,黄兴、朱执信等人都向陈其尤领过枪弹。起义前夕,陈其尤又受命参与进攻巡警教练所。不幸的是,正当陈其尤等人聚集出发之时,秘密机关被清廷破获,由于没有参加起义的证据,陈其尤始得释放。
  积极筹划刺杀凤山
  1911年广州“三•二九”起义(又称黄花岗起义)失败后,同盟会遭到清廷血腥镇压,成员大批被捕。但陈其尤却以更大的热情投身反清斗争。按照黄兴的指示,他积极筹划了暗杀凤山的计划。
  “凤山曾任新编陆军第一镇统制,清廷对他一向十分器重,曾令其出访欧洲,考察德、奥新式陆军,回国后任军咨府参谋。1911年3月,广州将军孚琦被温生才刺死,清廷素知广东是革命党之大本营,便想倚重凤山的军事能力坐镇南疆。”
  陈大代说,刺杀凤山的行动方案很严密:以仓前街的“成记”为第一关,双门底为第二关,惠爱中路为第三关,沿今北京路自南至北布置了一套三重刺杀狙击线。另外,万一凤山临时改变路线,暗杀团也准备了两组应急人马:陈其尤和周惠普(女)被安排在归德门附近的李仁轩医馆守候,一旦凤山改行归德门一线,便可相机截而击之;赵寿和张树则是一组机动人马。
  广州将军孚琦被刺杀事件后,广东局势风声鹤唳,凤山害怕重蹈前任覆辙,迟迟不敢履职,经两广总督张鸣岐再三催促,才轻车简从悄悄起行,只带一妾、一婢、二仆、一老妇,且严格保密,甚至连广州官员都不知其行程。
  但凤山启程的消息,还是被无孔不入的革命党人的线眼在北京打听到了,10月22日即密报传到在香港的革命党首领黄兴处。按线报,10月24日凤山将抵港,当晚乘“宝璧”号军舰赴广州,第二天早上抵达天字码头。于是,黄兴迅速发电报通知广州方面作好准备。
  10月25日,革命党人李沛基炸死凤山,轰动了广州。
讨袁护法助彭湃留学日本
  辛亥革命胜利后,陈其尤因其参加过两次起义且年轻有为,1912年被派往日本留学。他勤奋求学,大量涉猎西方政治经济等方面的书籍,特别是对明治维新后的日本政治制度有了更直接的了解。1916年,陈其尤于日本东京中央大学政治经济系毕业,同年学成回国,在北方政府财政部任职。
  王培智说,1917年,孙中山领导的护法运动爆发后,追求民主革命的陈其尤毅然辞去北方政府财政部的职务,南下参加孙中山领导的讨袁护法运动,任粤军总司令部机要秘书,在彰州创办《闽星日刊》、《闽星》半月刊。
  其间,粤军向福建发展,陈其尤还作为粤军驻厦门鼓浪屿代表,负责护法运动失败后回到上海的孙中山与粤军之间的联络工作,并先后出任福建东山、云霄县县长,潮海、汕头海关监督兼海关外交特派员等职。
  “我党早期卓越领袖彭湃与陈其尤还有一段不解之缘。”陈其尤一位80多岁的族人说,彭湃与弟弟彭泽希望能外出读书深造,但祖父不同意儿孙远足。适逢陈其尤受派回乡物色留学人选,彭湃请与其祖父谈得来的陈其尤以及陈月波、陈祖贻父子等充当说客。
  “陈其尤时任陈炯明机要秘书这一特殊地位,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陈其尤现身说法,陈月波、陈祖贻父子从旁美言,老人终于同意彭湃兄弟俩结伴同行。”陈大代说。
  1917年春,彭湃随陈其尤前往广州,寄读广府中学,后留学日本。这是彭湃一生中的关键转折,他开始摆脱传统家庭的禁锢,接触到新的思想。回国后,在实践和探索中,又完成了信仰马列主义的最后抉择,由一位普通的激进青年成长为中共早期著名领袖人物。
  专家评说
  近代史专家、江苏省委党校教授王培智:民主运动的斗士
  陈其尤是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他从青年时代就投入救国救民斗争中,在广州“三•二九”起义中富有革命勇气,具有不怕牺牲的精神,其后积极参加辛亥革命。虽然和蒋介石私交不错,但抗战开始后,他从亲身经历中看清了蒋介石反动集团的本质,毅然决裂。
  致公党“三大”后,陈其尤作为民主运动的一名斗士,积极投入到反蒋斗争的洪流中,在海内外广为宣传中国致公党的政治主张,揭露蒋介石反动集团反人民、打内战、搞独裁的罪行。他指出:“在中国,要实现和平,就必须推翻南京独裁政府。要有中国人民的生存,就不能有南京独裁政府的存在。”陈其尤这种嫉恶如仇、敢于斗争、致力为公、追求真理的品质,充分展现其爱国主义精神。
  陈其尤也是中国致公党的卓越领导人,他对致公党的发展与建设作出了杰出贡献。致公党秉承了致公堂“忠诚救国、义气团结、义侠锄奸”的信条,形成了热爱祖国、致力为公、团结奋进的优良传统。建党之初,各个阶层、各种政治信仰的人在爱国、救国、求生存的目标下走到一起,为民族解放运动作出了巨大贡献。但在旧中国极其复杂的政治形势下,致公党未能找到正确的方向。
  陈其尤在这种形势下,能顺应历史潮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帮助,恢复、改组和重建了致公党。他较好地理解了革命的对象、任务、性质等一系列重大问题,宣布致公党从此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并为之奋斗到底。这表明陈其尤在观察和处理中国革命问题上,由旧民主主义思想上升到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高度。他是中国共产党的挚友,始终与中国共产党肝胆相照、风雨同舟。
  旁边故事
  乡亲回忆陈其尤:一个正直不阿的人
  说起对陈其尤的印象,祖居里的几位老人都以钦佩的口气说,他是一个正直不阿、两袖清风的人。“他不抽烟不喝酒,注重个人修养,各方面都严以律己,不徇私情,从来都要求亲属自己奋斗打拼。”
  在陈其尤先生的故居,记者接过陈氏族人手上厚厚的祖谱《继述堂祖谱》,在里面找到了陈其尤的名字和身份介绍。从家谱中可以看到,陈其尤的四个儿子名字分别叫守仁、守勤、守信、维礼,由此可见陈其尤是一个律己甚严的人,同时也表达了他对后辈的要求与期许。
  今年86岁的陈少敏老人告诉记者,陈其尤是他的伯父,父亲陈其愚和陈其尤共兄弟二人。陈少敏做了一辈子老师,当问及为什么不通过陈其尤的关系在北京找一个好工作时,他回答说:“都不敢这样的,因为大家都知道陈其尤一向严格要求族人们独立奋斗。”
  现在,陈家的年轻人或者已搬到村外住,或者外出留学,只有几位老人还住在老屋中。他们都表示,故居将作为陈家祭祀祖先的地方保留下去,以使陈其尤先生正义凛然的精神得以传扬。(转载自辛亥革命网)

关联稿件:
相关附件: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无标题文档
--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海丰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是否继续?